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2016年中國海外併購交易告吹涉及750億美元

近年中國企業大手海外併購,觀感上好似不計較價錢,有點兒令人擔心當中對全球或中國金融市場正產生巨大風險。


【阿爺打走資】中國5850億海外併購交易告吹

《金融時報》報道,在中國政府嚴打走資下,去年30宗中國海外併購交易告吹,涉及近750億美元(約5850億港元),較2015年的約100億美元增長7倍,這凸顯中國對海外企業的渴求。

儘管中國海外併購交易流產數字上升,但Baker & McKenzie及Rhodium Group報告顯示,中國對歐美地區直接投資仍翻一番至942億美元,創下歷史紀錄。

不過,根據一些涉及中國海外交易的人士透露,歐美資產賣方越來越擔心與中國買家進行大宗交易。一名曾與內地買家交易的人說:「中國正變得越來越專業,但賣家更優先考慮中國以外的潛在買家,因為(內地)資本限制。」

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近日被忽視的中國資金外流

美股近日表現理想,帶動不少地區股市回升,大家或許忽視了中國資金外流及貨幣貶值的情況。

資金外流止不住 人民幣恐貶至10年低點

國資金外流止不住,中國家庭預期人民幣將貶至7.35兌1美元,為10年來的低點;路透調查分析師也看貶人民幣1年後貶破7,由6.87貶至7.18兌1美元。

中國人民銀行週二公布,今年1月中國外匯存底跌破3兆美元,為2.9982兆美元,已是連7個月減少;昨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定在6.8849兌1美元,較前日下調245點,為3週來最低。

《紐約時報》報導,雖然中國對其他國家的貿易順差仍十分巨大,但由於中國經濟成長持續放緩,使許多人失去信心,紛紛將公司或家庭的資金轉至海外投資或保管。報導指出,若人行不對此展開行動,資金持續出逃,勢必將拖累人民幣兌美元走弱。

市場持續看貶人民幣,預期人民幣將貶至10年來的低點。路透對50位分析師做的調查顯示,分析師認為人民幣在1年後將從6.87兌1美元,貶至7.18兌1美元。另外,英國《金融時報》旗下研究服務部門「投資參考」(FT Confidential)對中國1000個城市家庭的調查顯示,中國居民預估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貶至7.35兌1美元,貶幅達5.5%。

由於人民幣在去年底迅速走貶,家戶收入較低的居民也轉變儲蓄心態,「投資參考」調查報告指出,中國三線城市居民希望至少保有10%海外儲蓄的比率,今年1月為43.5%,去年此一比率僅26.7%。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指出,去年12月中國商品貿易僅11.5%以人民幣結算,年減28%,為3年來最低。渣打分析師指出,「除了對資本跨境流動的嚴格管制、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之外,流動性管理及避險工具效率低也將影響企業信心」。

人民幣去年累計下跌6.6%,創1994年來最大跌幅,路透調查的分析師指出,若美元持續走強,將引發人民幣新一波資本外流。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留意美國稅改

美國稅改在即,即使長遠有利,但短期股市是否已升得太多呢 ?

特朗普:將公布重大稅改方案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將在稅收領域進行重大改革,致力讓企業能夠在美國更好地經營;同時警告稱,那些想把業務轉移到國外的企業,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特朗普指出,目前正在制定重大稅改方案,這會大幅降低企業和個人稅收負擔,旨在讓大家在美國更容易地經營。

特朗普此前在與航空公司高管會面時表示,將在未來兩至三周公布重大稅改方案,但並沒有透露更多內容。

白宮發言人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則指出,新方案將是1986年以來最為全面的稅改方案,將降低企業和個人稅收負擔,促進經濟增長,鼓勵企業在美國創造就業。

2017年2月12日星期日

2017年樓市會下跌嗎?

每年都有人看淡樓市,但看好的更多,筆者作為樓市淡友,這文章分析得很好,拐點似乎愈來愈近。

午言:香港樓市的拐點

香港樓市在2003年因SARS的衝擊而產生價格低谷,隨後穩步攀升,到今年已經持續上升了14年。看好香港樓市的人大都激情萬丈,數如過江之鯽。

2016年11月的時候,曾在報刊中看到一篇堅決看漲香港樓市價格的文章,對香港樓價上漲讚不絕口,其中談到了看漲香港房地產的四大因素:一是美國經濟基本面其實還很薄弱,美聯儲局不會很快加息,低息環境還會存在很多年;二是香港經濟基本面還非常健康,居民收入增加很快;三是來自中國國內購買力源源不絕,不管是作為海外資產配置,還是擔心人民幣大幅貶值,反正大量的資本正從中國國內流向香港房地產市場;四是香港政府的土地供應一直跟不上,提出的預算計劃總是做不到,造成居民住宅樓供不應求。

低息環境已改變 港經濟續下滑

時過境遷,到了現在,2017年的1月,以上的4個觀點基本都已不復存在。首先,美聯儲局一如預期在去年12月加息,2017年的3次加息已經是勢在必行。美國的經濟狀况以及新總統與美聯儲局不甚和諧的關係,意味着加息的次數很可能還會超過預期。全球範圍的低息環境已經發生改變。香港跟隨美國加息後,居民的供樓負擔一定會開始上升。

其次,香港的經濟面正在繼續下滑。曾經賣得如火如荼的保險受到了諸多的限制。零售業也毫無起色,英國、日本因匯率受益正在變成新的購物天堂。地產業方面受到政府出台「新辣招」的影響,銷售量也開始急劇下降。總之,打工階層對2017年收入的預期也正在不斷地被調低,「凍薪」、「降薪」之聲開始出現。

另外,去年11月香港政府出乎意料地出台了「新辣招」,外來的購房者現在要繳納30%的稅。這其實是相當重的一個負擔。很多人認為,中國人錢很多,多付30%根本不算什麼。但試問這些根本不在乎多付30%的人,有沒有已經在香港購房?海外已經有了多少房產?香港永久居民購第二套房,也要負擔15%的稅,加上以前已經出台的種種措施,市場的購買力早已大幅降低。再加上中國也進一步加強了杜絕人民幣非法外流的種種措施,國內的資本也愈來愈難流入香港。香港地產最重要的外來「水源」已經差不多斷了水。

最後,香港政府最新的施政報告也非常明確。原來的土地和房屋開發政策被認定只是搞「假大空」,但出來的數字說明政府這次來真的了。首先,2017年的即將發售新樓單位有3.3萬個,而去年的消耗量才1.6萬。考慮到「新辣招」的影響,今後幾年的銷售數字很有可能還要低,供過於求很明顯。此外,政府又宣布新增25塊土地供應,5年內可以提供6萬個住宅單位,未來3到4年的一手私人住宅潛在供應將達到9.4萬伙,創下2004年有紀錄以來的新高。未來一段時間的新樓盤的不斷推出勢必會拉動房價下行。

拐點就在當下

即便如此,香港樓市的長期持續上漲給了購買者莫大的信心。看好香港樓市的人還是佔大多數,普遍的觀點是居民不僅不會賣出房產,而且相當一部分人還會積極地用積蓄投資新的房產,包括給自己的子女購置。當前,看好香港樓市的還僅有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你看,香港的樓價根本就沒有跌,還在漲,什麼辣招什麼資本管控,根本沒用。但其實,當所有的基本面因素已經不在,唯一的上漲理由,就是價格還在上漲的時候,市場已經進入傻子博弈的階段。拐點就在當下。

是的,香港的樓市似乎依然異常地火熱。新世界公司開發的荃灣柏傲灣發售的第一批400伙單位,累積超過7000人登記入票,估計約20個人搶一個單位。是因為貪婪嗎?還是對無房的恐懼呢?我們毋須考究,不得而知;但在2017年,香港樓市的拐點即將清晰地浮現於我們眼前。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要留意歐元區兩國選舉

反歐陣營隨時再下一城!


歐元區3月現危機!荷、法做「主角」

去年英國意外「脫歐」及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黑天鵝」事件,引證近年民粹主義迅速崛起,市場十分關注今年歐洲大陸多國舉行大選,當中荷蘭率先於3月15日舉行國會選舉,被視為歐洲反建制力量的風向標,所有民調均顯示,當地反回教及反歐盟的自由黨暫時領先,投資者擔心歐元危機可能最快3月會重現。

除荷蘭之外,歐元區核心成員法國的政治風險更加不容忽視,當地極右政黨國民陣線黨的黨魁瑪琳勒龐很大機會進入5月的第二輪投票,她批評歐元及歐洲貨幣系統制度失效正摧毀法國,揚言若贏得總統選舉,將立刻奪回包括「貨幣主權」,並就歐盟會籍舉行公投。

此外,領導德國長達11年的總理默克爾,由於在難民政策上大失民心,其所屬政治聯盟領先優勢已大幅縮窄,9月尋求連任存在暗湧。

摩根大通舵手戴蒙接受外媒訪問時表示,希望歐洲領袖找出英國「脫歐」的原因並作出改變,又提到一些政客如瑪琳勒龐上台,歐元區未必能夠存活。

事實上,法國十年期國債孳息率今年來跳升近倍,周一在瑪琳勒龐正式展開總統競選運作後漲至1.11厘,與同年期德債的溢價擴闊至77點子,為2013年3月來最多。

荷蘭金融集團ING行政總裁Ralph Hamers早前表示,現時歐元區解體風險低過2011年,但指荷蘭及法國政治風險將拖慢歐元區經濟增長,該行資產及負債的管理以國家劃分,藉此降低歐元危機的風險。他又透露,ING曾與跨國企業客戶討論一旦歐元區解體後的形勢,而他們暫時對區內政治風險採取觀望態度。

不過,法國債息仍處歷史低水平,並只及歐債危機高峰3分之1。BlueBay資產管理合夥人Mark Dowding表示,雖然瑪琳勒龐當選風險並非微不足道,依然是尾部事件,風險溢價顯示其勝出機會只有20%。

部分對沖基金更買入歐元及歐股,押注歐元解體憂慮是言過其實。H2O資產管理投資總監Vincent Chailley稱,市場對歐洲資產太過恐慌,期權市場估計瑪琳勒龐勝出大選機會介乎30%至50%,但他認為實質機會遠低於這個水平,其基金策略部署是從歐股上升中獲利。

東方匯理意大利主管Giordano Beani認為,英美投資界普遍質疑歐元區數年後是否依然存在,但相信隨着疑歐勢力未能取得政權,歐股下半年將轉強。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小心美國資金從新興市場調回美國

我無金管局咁樂觀,特別係抽走資金引發的走資潮,而特朗普對企業的威迫利誘足以令新興市場甚至全球金融市場帶來衝擊。

金管局憂美企資金回國!業界話港「頂得住」

新興市場資金流逆轉風險增加,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警告,市場估計現時美國跨國企業海外利潤累積達2萬至3萬億美元(約23.4萬億港元),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推出政策令大批資金回流美國,將為新興市場帶來流動性風險,但預期香港若有資金流走,速度會較緩慢。銀行界人士認同今年新興市場資金流走風險增加,惟相信香港所受影響較小。

香港一直是亞洲區資金融通中心,陳德霖引述市場數據指,美國總統大選後,從新興市場流走的資金已達276億美元,若短時間內由新興市場流走達1萬億美元資金,影響非常大。不過,他指回流美國的資金,亦不會全部留在美國,一部分將透過美國銀行體系或金融機構,會再度流入新興市場,有信心資金會重返香港。

美國加息後,港息一直表現滯後,陳德霖認為,香港利息會跟美國利率同步,但速度不會完全一致,只要美國利率繼續上升,港美息差大到某個水平,資金就會從香港流走。

陳德霖指美國如果1年加3次息,速度不算快,但足以令香港貨幣市場收緊,相信資金流走過程會比較緩慢,近年金管局已要求香港銀行,對流動性進行風險管理及壓力測試,相關方面「唔需要大家擔心」。

法興亞洲利率研究部主管張淑嫻表示,特朗普政策未有具體細節,所以難以預測其影響,但今年全球利率上揚,在資金競逐高息回報的情況下,包括香港在內的新興市場面對的資金流走風險較往年大。

然而,張淑嫻指出,資金從新興市場流走的主因為利率競逐而非信貸危機,所以流走速度不會快,加上香港有聯繫匯率,外匯風險大大降低,所以相比其他新興市場,所受影響較小。

工銀亞洲金融市場部總經理詹偉基稱,美企留存在海外的2萬億美元以上資金主要來自製造業及貿易,停泊在香港的比例不高,若資金回流美國,儘管會令港元上升及資產市場受壓,但香港儲備充足應會「頂得住」,主要風險在於資金流出新興市場一旦拖累其他國家,將引起連鎖效應,削弱香港的商機。

光大銀行香港分行金融市場部資金業務副主管顏劍文指,美企將停泊在港元的資金轉回美元,並調回美國,就屬於資金流走,令港匯下跌和港息上升,但由於美國落實政策速度緩慢,即使資金流走亦肯定不會快。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中國富豪對買香港樓興趣將減低

肖建華、李波事件,大家可以話無實質證據,但香港近年的政情發展及上述肖建華及李波的事件,作為中國富豪,特別係D錢唔見得光或者想避險既中國富豪甚至中產,香港物業的吸引程度將減低。